同鸡蛋清一般的后背微微的叹了一口气在床地之

啥条件?两个中年人茫然的对视了起来。
 
    顾峥一看这两位出门就没把脑子一并给带出来,他朝着遥远的属于天一观的山头方向一指,就说出了这条件的所在。
 
    “必要的条件就是,你们要从那天一观所在的山头跳下,才能达到这种效果。”
 
    “因为滑索一头高一头低,才能达到如缥如缈般的滑行效果。”
 
    “更何况,”顾峥再一次的指向了那边的山头:“你以为司马昭的大将军头号是买来的啊,就算他短时间内未曾发现什么端倪,我那天一观的山头,也会被他报复性的给封锁起来的。”
 
    “所以,”顾峥接着就将双手摊开,说出了自己坑叔之后的请求:“师叔们所在的另外两个山头,若是不出意外,今天稍晚些的时候,也会有士兵摸上来了。”
 
    “麻烦二位师叔,与我一起踏上那云游四海的道路吧!”
 
    听完了顾峥的话语,葛洪与张登再一次的对视了一眼,就对着顾峥开始挽袖子起来。
 
    “这师侄,真是一天不打都要不得啊。”
 
    “顾峥,小兔崽子,你给我站住!”
 
    ……
 
    一行三人,打的是鸡飞狗跳,十分的虚假,其实他们早在顾峥告诉他要去做什么的时候,就已经预见到了这种后果。
 
    这半山腰的山涧洞府,正是张登当初挖的修行时用的备用洞穴。
 
    现在,反倒成为了他们一行人的逃生路线,在这个朝代之中上演了一场道士版本的荒野求生。
 
    而山下的大板车上,则是他们提早打好包的天一观的所有的财产,财迷如同顾峥,他逃难时半数的行李都是一袋袋的铜钱。
 
    而他们的目标……就是没有目标。
 
    走哪算哪儿,直到这都城之中的风声落下来,他们再重新找寻新的名山大川,作为落脚的地方吧。
 
    这俗话说的好,有钱行遍天下,因为他们的计划周全,这全当自驾游的路上,那是过得有声有色。
 
    张登负责忽悠村民,葛洪负责医治病人,顾峥负责熬制丹药,三人是配合无双,所过之地那是名声鹊起,挡都挡不住的受人追捧,形成了老百姓帮着他们阻拦追兵的局面。
 
    过的是好不潇洒。
 
    但是在都城内的司马昭同志呢?
 
    却是一个头如同两个一般的大了。
 
    那是因为,他们将神丹顾峥给赶走了的缘故。
 
    顾神仙这样一走,张三噶的供货线立刻就紧张了起来。
 
    这个奸商掮客,也知道什么叫做奇货可居,他手中攥着的丹药,其他人就算是花大价钱,也轻易的拿不到手中。
 
    一时间,天一丹贵,竟然到了哄抢的地步。
 
    让那些等待着顾峥炼丹续命的各个世家的中流砥柱们,对司马昭恨得是牙齿痒痒。
 
    大家伙在聚众这么一商量了之后,就开始联名朝着司马家族施压。
 
    今日中,我在朝中给你使点绊子,明天里,我家挤兑你家的商号一把,将这偌大的司马宗族的族人,给骚扰的是叫苦连天,哀嚎不已。
 
    而对方还没有偷偷摸摸的行事,明摆着告诉你,这就是为了顾神仙出气呢。
 
    有苦说不出的司马家人,总不能与全都城的世家大族作对吧?
 
    他们也只能将自己的苦水,对着司马昭那一支,拼命的吐了。
 
    这原本翻修被烧毁的府邸的工作就已经够繁忙的了,现在还要加上一群天天过来报道的族人。
 
    被这一声声的哭泣给搅扰的无法忍受的司马昭,就再一次的听了他枕边风的劝慰。
 
    这个由下属从吴越之地寻摸过来,奉献给大将军的江南女子,有着中原北地女郎所没有的温软娇弱。
 
    向来都是细言细语的美姬,第一次表达出了对于现在的居住环境的不满。
 
    “夫主,不是珉姬多事,实在是被这纷杂的环境给吵得头疼。”
 
    “扑蝶的时候会被突然通禀的声音给惊散了花蝶,弹曲的时候会被悲伤的哭泣给惊扰了兴致。”
 
    “您看看珉姬的脸,是不是也随着这些烦心事少了几分愉悦的滋润,多了几分不必要的愁苦了?”
 
    “就连我这种内宅中人,都听说了这顾道士的邪门,夫主,我们还是莫要与这种不相干的人去计较了吧?”
 
    “想那嵇康之流,到现在还不是如同过街的老鼠一般的不见天日?在夫主的权势的压迫之下永无翻身之日了。”
 
    “这还不够吗?”
 
    “而顾道长那般的人,您越是在意,他的名声越盛,这般无根无底儿的草民,正是因为乘着夫主的东风,才能越飞越高的啊。”
 
    对啊,我怎么没想到啊。
 
    已经钻到了牛角尖的司马昭,抚摸着珉姬光滑的如同鸡蛋清一般的后背,微微的叹了一口气,在床地之间,就给出了这个事件终结了的答案。
 
    “美姬所言甚是,你夫主我日理万机,犯不着与这等升斗小民太过于计较。”
 
    “不过这事也不能这么就算了,我依然让人巡逻着,待到一切都淡下来的时候,再悄无声息的撤回驻扎的人手罢了。”
 
    “哎,你说我置气也要去找那曹家的小儿置气,我跟那等人叫个什么劲啊!”
 
    “就是啊,夫主,还是夫主,最英明了。”
 
    珉姬咯咯的笑闹着,与司马昭相拥而眠。
 
    而这个在大将军的眼中与世无争的女人,却是在明日的面见外客的过程中,露出了她真正的面目。
 
    此时的珉姬,坐在她布置精细的小厢房之内,见着前来拜访她的来自于江南的表亲。
是带来了?”
 
    而对面的张三噶仿佛是见惯了这种场景,他只是微微的一笑,就从宽大的袖袍之中掏出来了一个朱红色的锦盒,递到了那急不可耐的珉姬的手中。
 
    “女郎莫急,我张三噶承诺过的事情,什么时候变卦过?”
 
    “做我们这一行的人,最重要的就是诚信。”
 
    “喏,这就是我承诺过的,顾神仙所炼制的美颜丹。”
 
    “服用的方法一并附着在这锦盒的底层,若是还有不明白的,可以随时差人前来询问与我。”

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 You'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