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先是四处的张罗一下确定了此处所在的方位之

而在这个地方,身负重量级火药的顾峥,也不敢贸然的提出点个火把方便仔细观察的要求,他只能一边暗暗的摸索着,一边随着前方的人的声音,磕磕绊绊的朝前走去。
 
    不过这一段路程,却是不长,还没等着顾峥厌烦这黑暗之中的枯燥呢,前方的刘大哥就说了提醒的话语。
 
    “马上到地方了,大家先停停,我先去查探一番,出口处是否有危险,到时候再给你们信号。”
 
    “好!刘大哥速去速回!”
 
    顾铮迅速的走到了嵇康的身侧,与他对调了一下前后的位置之后,就将自己的眼睛给眯了起来。
 
    果不其然,在他做出了这一番的准备动作之后,众人的眼前就是一亮。
 
    前方不远处,刘三哥的头顶被整个的掀了起来,一块带着浮土与野草的土胚盖子……直上直下的被搬了出来。
 
    这刘三哥上蹿下跳的身手着实了得,他不过双手一个攀爬整个人就十分轻松的蹿了出去。
 
    须臾的功夫,他那瘦小的脑袋就再一次的探了回来。
 
    “顾神仙,你果然是神仙保佑啊,我这里一切安全,咱们速速上来,逃跑为上啊!”
 
    “好!”
 
    看着刘大哥递过来的手,顾峥也不犹豫,一个转身,就准备将嵇康的袄领子再一次的恏起来。
 
    只不过这次的嵇康学聪明了,他赶紧抓住了自己的衣衫,如同受气的小媳妇一般的往后边一缩,就说出了自己愿望:“我自己来,我行得!”
 
    说的是这般的坚定,让顾峥不自觉的就后退让出了地方。
 
    三番五次的受到了特殊待遇的嵇康,终于将他这四十年来秉承的名士的准则给抛到了脑后,用并不怎么文雅的姿势,连蹬带拽的就随着刘大哥的上拉……爬了上去。
 
    “顾神仙,该你了!”
 
    “来了!”
 
    顾峥应的很欢快,鸡狗跟随的很紧凑,在他用肩膀将哼哈二将先给顶上去了之后,就在地面上的两个人的齐心合力的一拖拉之下,就顺利的上到了地表之上。
 
    “成了,神仙老爷,我送你到这里就成了,我也要速速的回到三哥那边复命。”
 
    “万望神仙爷爷一路顺风,大展雄风啊!”
 
    说的是乱七八糟,但是心倒是挺实诚的。
 
    顾峥朝着对方挥了挥手,就一指滑板车,朝着嵇康做了一个只有他们两个明白的手势。
 
    “走吧?”
 
    “还要坐在这辆车上?”嵇康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问到。
 
    而顾铮只是一点头回到:“随便你,只要你有自信,能比我的白眉大侠跑得快,我也不介意你跟着我们一起步行前进。”
 
    被顾峥这么一说,嵇康就低头瞧了瞧瞬间就昂起了胸膛的大黑狗,以及它那颇为发达的四肢,随即,就在脑海之中浮现出了如下的场景……
 
    一人一狗一鸡跑得飞快,而他因为力竭被甩在了后面,凄苦无助的匍匐在地上哀声的大叫着:‘等等我啊。’
 
    不由的……就打了一个冷颤。
 
    然后,嵇康的话音就转了一个方向:“呵呵,不用不用,我觉得这车甚为舒服,我这就乘坐上去。”
 
    说完这句话,嵇康就如同一阵风一般的坐到了有些挤巴巴的的小车之内,乖乖的坐好,还不忘记将自己后背上背着的琴给整理妥当,唯恐阻碍了车辆的行进。
 
    对于自己的朋友能够瞬间的认清现实,顾峥是十分的满意的,他先是四处的张罗一下确定了此处所在的方位之后,就朝着苏山的方向一指,下达了逃亡的最后的指令。
 
    “冲啊,咱们回家!”
 
    “喔喔喔,汪汪汪!”
 
    气势高昂,连带着一个苦笑的嵇康一起,朝着最终的目的地滑行而去。
 
    这一行人潇洒的从外城逃脱而出,而这张三噶的密道也真是绝了,就藏在那城墙外的乱葬岗的边缘处的小树林中,等闲人不敢靠近的地方,绝对能做到悄无声息的逃跑所用。
 
    这不,城内的那队士兵们,一无所觉,现在还乱糟糟的如同一锅粥一般的四处碰壁呢。
 
    “去,又是死路!”
 
    “见鬼了,怎么又绕回来了。”
 
    在十几队小分队赶到了居中的集合地汇合汇报工作的时候,才发现,大家竟是连顾峥一行人的踪迹都未曾见到。
 
    “那身上,嗖嗖的冒出来的全是干货,吓不吓人?”
 
    “可是他这份的本事与他炼制出来的神药功效相比,那却是差的太远了。”
 
    “什么神药?”听到这里,最底层的士兵们就迷糊了:“没听说过啊?”
 
    “那是当然!”这个知晓点内情的小兵,则是有些得意的扬了一下眉毛:“我若不是帮自家的队长跑过一次腿,我肯定也和你们一般的孤陋寡闻啊。”
 
    “若是说那极品五石散的出处你们不知道的话,总知道那花街柳巷之中千金难购的金枪不倒丸的存在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