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后很认真的说道我跟你讲弗拉基米尔如果你到

 “我本来就挺狠的,这一点不需要你提醒我。”苏锐现在玩心正盛呢,也没生气,呵呵一笑:“你所需要做的就是乖乖的配合,然后和我一起看戏。”
 
    “很抱歉要让你失望了,你不要指望着看好戏,我相信,无论你报出任何价格,卡拉古尼斯大人都会把我赎回去的。”弗拉基米尔看起来相当的自信。
 
    “真的吗?可是……你难道不知道我是个有名的铁公鸡吗?我会把你浑身上下每一根汗毛的价值都榨干的。”苏锐笑呵呵的说道,不过他这话语中完全没有任何自嘲的意味,看来这货的自我认知还是非常清晰的。
 
    能够把抠门说到如此清新脱俗的程度,也就唯有苏锐这不要脸的家伙才能够做到了。
 
    “我坚信这一点!”弗拉基米尔喊道:“所以,阿波罗,你不要再做梦了,你就算把我折磨的再惨,我也可以活着回去。”
 
    这个装逼货到现在还不低头,也算是够硬气的。
 
    可惜的是,想要装逼,总得有足够的实力作为衬托不行,实力不够强行装逼,到头来只会把自己装成傻逼。
 
    “是吗?把你折磨的再惨都是一样?你确定?”
 
    苏锐笑了起来,他这咧嘴的样子让弗拉基米尔忍不住的打了个寒颤,因为他知道,苏锐的这种表情很显然就是不怀好意的!
 
    “你……你要干什么?”弗拉基米尔战战兢兢的问道。
 
    “我什么也不干。”
 
    苏锐笑呵呵的站起来,然后说道:“夜莺,你的龙凤呈祥借我用用。”
 
    夜莺面无表情的走过来,把两把刀递给苏锐,后者笑了笑,然后把刀缓缓的拔出来!
 
    于是,那透着低温的寒芒便照亮了弗拉基米尔的眼睛!
 
    后者顿时觉得两股战战!
 
    苏锐笑着说道:“很好,既然你这么自信的话,那我就把你变成太监,就算卡拉古尼斯能把你带回去,也是一个不完整的家伙,你连男人都算不上,从此以后,整个光明圣殿又怎么可能对你委以重任呢??
 
    听了苏锐的话,好似有一阵凉风从身上吹过,弗拉基米尔忍不住的打了个寒颤,这种感觉实在太要命了!天知道苏锐接下来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他开始心慌了!
 
    这弗拉基米尔的成长道路顺风顺水,在此之前几乎没怎么吃过亏,他也算是个天才少年,被卡拉古尼斯发掘之后便带入了光明神殿,一直是重点培养,如今他能有今天的成就,也和卡拉古尼斯本人的大力栽培脱不开关系。
 
    也正是由于这样的成长环境,使得弗拉基米尔极少受到挫折,少年得志,所以养成了霸道跋扈的性格,做起事来很是张扬。
 
    这次见到苏锐,他竟然也把这种性格展现出来,可对方是谁?那可是太阳神阿波罗!这样做显然会吃亏,被吃的死死的!
 
    “你要干什么?”
 
    弗拉基米尔不禁问道,他似乎想到了先前苏锐从桥上往下面扔石头的情景,那在眼前越放越大的石头将会成为他毕生的阴影。
 
    而现在这两把闪着寒芒的短刀,可比石头要犀利的多,若是对着胸口来上一刀,那可就是个透心凉!
 
    “就是想让你丢脸一点而已,放心,并不是很疼的。”苏锐笑眯眯的说着,两把银色短刀便挥舞了起来!
 
    他的双手就像是跳舞一般,刷刷刷的,把弗拉基米尔的所有衣服全部给切成了碎片!
 
    一阵风吹来,衣服碎片漫天飞舞!
 
    弗拉基米尔望着光溜溜的自己,真是欲哭无泪!
 
    特么的,苏锐这叫什么恶趣味!
 
    他平时是最在意自己形象的,可是现在却赤着身子暴露在很多人的面前。
 
    苏锐这时候愣住了,他盯着弗拉基米尔的某个位置,看了十几秒钟,才摇头感叹了起来。
 
    “哎,果然是人越是缺少什么,就是越想证明什么……看你发育成这个样子,还有什么资格称为男人?我本来还想把你变成太监呢,现在看来你本来就是半个太监呀。”
 
    听了苏锐的话,弗拉基米尔顿时变得面红耳赤,他脖子上的青筋暴起,拳头紧紧攥着,觉得自己受到了莫大的侮辱。
 
    苏锐丝毫不在意对方的怒意,仍旧笑呵呵的说道:“你看你看,良药苦口利于病,我说的明明是实话,你难道觉得我在嘲笑你吗?”
 
    这难道不是嘲笑吗?
 
    就没见过这么贱的人!
 
    弗拉基米尔气的浑身颤抖,甚至忘了去遮掩最关键的位置了!
 
    在听了苏锐的话之后,在场的那些光明神殿成员纷纷本能的把目光投向了弗拉基米尔的裤裆处!
 
    果然,如苏锐所言,那个位置的确有着迷之尺寸!
 
    和弗拉基米尔的英俊外表完全的不相符!
 
    苏锐看着光明神殿众人的反应,已经笑得不行了,然后说道:“忘了告诉你,我们华夏有句成语叫做金絮其外,败絮其中,指的就是你这样的。”
 
    这是弗拉基米尔这辈子最痛苦也最在意的事情,可是此时却被苏锐赤裸裸的拿来嘲讽,他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看到手下人都注视着他,这个家伙恼羞成怒的喊道:“看什么看,看什么看,再看把你们每个人的眼睛都给挖掉!”
 
    那些光明神殿的成员们纷纷转过脸去,皆是不敢再看,可是他们的心里面却在悄悄地嘀咕着:没想到自己的主子竟然是这样啊,别看长得人高马大风度翩翩,其实……想想都让人忍不住笑。
 
    于是,这群本来饱受苏锐折磨、已是身心俱疲的光明神殿成员,现在心情似乎好了许多!
 
    其实,以苏锐的性格,是绝对不会拿别人的缺陷进行嘲讽的,可是这个弗拉基米尔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人,既然敢暗算苏锐,那么苏锐也不会有一丁点的客气。就算不动手打死你,他的一张嘴也会把人给气个半死不活的。
 
    “看到你这样子,我很为你曾经交过的那些女朋友担心啊,你究竟能不能满足她们?”
 
    苏锐觉得打击还不够,继续往伤口上撒盐。
 
    这个弗拉基米尔已经是面色铁青了,可是他现在根本打不过苏锐,无论对方说什么,他只能硬生生地受着!
 
    弗拉基米尔干脆坐下去,用手挡住了自己的裤裆,那模样真是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然而苏锐还是没放弃自己的嘲讽,他又看了对方十几秒钟,然后很认真的说道我跟你讲弗拉基米尔如果你到谷麦的特色区去从事那种职业恐怕你会成为这个国家第一个因为接不到客而饿死的……鸭子。”
 
    听了这话,弗拉基米尔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
 
    可有的光明神殿成员竟是一不小心笑出了声!
 
    弗拉基米尔现在已经没有心情去管那个笑出声的家伙了,他恨不得一头撞死!
 
    “所以,弗拉基米尔,你现在必须摆清楚你的位置,认清楚你的身份。”苏锐淡淡的说道:“你现在就是阶下囚,不要跟我谈条件,我想怎么折磨你就怎么折磨你。”
 
    苏锐脸上的笑容逐渐收了起来,冷冷的丢下了一句,他并不喜欢这种嘲讽别人的感觉,可是这个弗拉基米尔实在是太不开窍了。
 
    这时候苏锐看向夜莺,发现这姑娘正背对着此地,似乎是在看风景,苏锐走过去,唇角微微翘起,笑着说道:“怎么,刚刚是不是看到不该看的东西了?”
 
    夜莺红着脸,一句话都没说。
 
    很显然,她是看到了弗拉基米尔某些位置了,当然夜莺并不是故意的,她第一时间就已经转过脸去了,不过饶是如此,还是让这姑娘臊得满脸通红。
 
    苏锐说道:“放心吧,正常男人不会是像他那个样子的,他这明显是青少年时期就停止发育了。”
 
    夜莺的俏脸更红,更烫了,她小声的说道:“不用跟我解释的这么详细,我不想听,还有,你这解释,怎么听起来都像是在为你自己辩解。”